早点睡

【20:01 来日方长】

我的小辉生日快乐🎂
写得不太好
但对我们宝贝的爱绝对是
沉甸甸的 一点也不差💕



01

这个冬天太冷了。

外面夹杂着雪籽下起了雨,朴佑镇把车窗上的雾气抹开,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玻璃上,窝在暖气充足的保姆车里,也好像感受到了寒风彻骨,就算是喜欢在冬天穿短袖的他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靠在他肩膀上睡的正熟的李大辉动了动,嘴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又安静了下来。作为大势男团,他们的行程很紧凑,刚结束活动就要赶到练习室排练新的舞台,在车上小睡一会儿已经是难得的忙里偷闲。

朴佑镇和李大辉平常在车上是不会坐一起的,今天匆匆忙忙的被拥上了车,坐定了才看清身边的人,李大辉裹着羽绒服却还是带着一股子凉气,看到旁边是朴佑镇,直接把冰冷的手塞进了他的口袋。和李大辉正好相反,朴佑镇在冬天就好像一个热乎乎的小火炉,让人忍不住挤在他身边取暖。刚靠在朴佑镇的肩膀上,李大辉就感觉到了对方一瞬间的僵硬,他偷偷撇了撇嘴,随即安稳的睡了过去。

保姆车里安静的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雪籽砸在窗户上的声响。昏暗的灯光打在李大辉身上,卸妆后仍然是那张稚嫩柔软的脸,朴佑镇侧过头看他,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面对李大辉时,朴佑镇的单方面尴尬,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可是一向聪明敏感的李大辉,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异样,甚至对朴佑镇比平时更要亲近。

朴佑镇不知该庆幸还是懊恼,在自己那样的失态之后,李大辉还是一如往常的与自己相处,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


02

新年伊始,朴佑镇和朴志训在万众瞩目下顺利成年了,成年组的哥哥们早就为他们策划好了成年礼派对,其中最重要的仪式,也是朴佑镇无比期待的,——喝酒。

人生中第一口酒,朴佑镇只觉得刺激辛辣,但偏偏回味无穷,和哥哥们推杯换盏,顺便学习了酒桌礼仪,虽然还是第一次喝酒,朴佑镇便识得了其中的乐趣与滋味。

对于一个初次接触酒的人来说,他确实喝了不少,还来不及劝阻,朴佑镇已然被醉意笼罩,哥哥们看他的样子也很是担心,想让他别喝了,却怎么都抢不掉他的酒杯。所以派对中途和赖冠霖出去买饮料的李大辉,刚进门就看到了被哥哥们围着抢酒杯的朴佑镇。

喝酒这种事,李大辉是完全不感兴趣的,还不如多喝几杯香蕉草莓奶昔,他避开挤作一团的成员,坐到了对面。朴佑镇喝了酒又被人团团围住,脸被酒气和热气蒸的通红,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酒杯上,看到对面的李大辉正拿着杯子喝着什么,好像突然清醒了。

“你不能喝!”他放下杯子就要去抢李大辉手里的,“你还不能喝酒。”

他把李大辉杯子里的果汁一饮而尽,又越过桌子拉住李大辉的手,“大辉,哥成年了。”明明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却郑重其事的说着让所有人莫名其妙的话,朴佑镇这副可爱的样子把大家都逗笑了。

“哈哈哈,佑镇以后就是成年人了,大辉你可要好好听成年哥哥的话。”姜丹尼尔觉得喝醉的弟弟可爱的不行,但还是偷偷把朴佑镇手边的酒杯藏到了身后。

手被紧紧捏着,又被哥哥们玩笑打趣,李大辉的脸很快就和朴佑镇的一般红了,朴佑镇的手心很热,李大辉用了很大力气,才把自己的手从对方手里剥了出来。

喝醉酒的朴佑镇,李大辉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没有继续喝酒,哥哥晕乎乎的样子还是吓到了他。李大辉起身走到餐桌对面,伸手摸了摸朴佑镇有些发烫的脸,问道:“哥,你没事吧?”

他声音很小,还被酒气熏得有点飘。朴佑镇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见到李大辉站在自己面前,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也被热气蒸得水汪汪的,抚在自己脸上的手冰冰凉凉,很舒服,他把脸靠在李大辉手上蹭了蹭,伸出手臂环住了面前细软的腰肢,嗅着温暖的熟悉的味道,朴佑镇完全放松了下来。

我喜欢你。

朴佑镇在心里说。

可现在是第一次喝醉酒的朴佑镇,他把只会藏在心里的话,讲了出来。


03

“我们开始都吓了一跳,后来一想,你小子喝醉了,尽说胡话。”

“你就直接抱着大辉睡着了,几个人过去把你扯开,这你都没醒,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弄上床。”

“哈哈哈,你以后可别瞎喝酒,逮着人就说喜欢,谁受的了。”

宿醉后头痛欲裂,还要被迫听朴志训大声宣讲自己醉酒后的“糗事”,朴佑镇觉得自己的头真的要爆炸了,不过他还是很准确的抓住了重点,打断朴志训问道:“大辉呢?他怎么样了?”

“他没怎么样啊,跟着把你抬上床,就回房间了。”朴志训对突然出现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你问这个干嘛,真怕他找你麻烦?都知道你是喝醉了,发点酒疯,正常的很……”

朴佑镇听到这话,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开口打断他:“行了,你自己出去玩,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边说边把人推出了房间。

朴志训站在门口更加莫名其妙,又想了想朴佑镇看起来不太好的脸色,还是把房门关好,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朴佑镇仰面躺在床上,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深藏于心的秘密,突然被自己稀里糊涂的公之于众,确实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可除了懊悔,朴佑镇心里还藏着小小的庆幸,虽然时机并不成熟,但好歹把快被藏烂的话说了出来;这点小小的雀跃还没有持续多久,朴佑镇又开始担心,他太了解李大辉,总是过分的敏感,或许这样突然的表白会吓到他,又或许他会直接疏远自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刚才朴志训的话点醒了他,所有人都当他是酒后失态,却没人知道他只是酒后吐真言,那李大辉呢?大概也是这样想的。

长到成年,朴佑镇从没有这么犹豫纠结过,几种情绪混合起来冲击着他,想让李大辉知道又害怕不被认同,可想到李大辉不当真又会失落失望。

朴佑镇用枕头蒙住脸,他也想做一回自欺欺人的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枕头很柔软,朴佑镇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之前他又看到了李大辉。是昨天的李大辉,穿着宽松的黑色卫衣,运动裤的裤带还是没有系上,他的手磨蹭着朴佑镇的脸颊,湿润明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朴佑镇,那里面的温柔比昨晚的酒还让人沉醉。


04

十一个大男孩生活在一起,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日常也笑料不断,再加上紧凑忙碌的行程,朴佑镇醉酒事件很快就不再被提起,虽然如此,当事人却一直耿耿于怀,那天的情景时不时就在他眼前浮现,当时是喝醉了,清醒后又把一切都想了起来。

朴佑镇有心想避开李大辉,不和他单独相处,

可这并不是容易实现的事。

本来只是要去喝水,路过客厅的时候却看到李大辉趴在沙发上喝牛奶,小口小口的抿,眼睛盯着手机,宽大的上衣因为小动作被带了上去,露出一小片肌肤,本人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小腿还跟着音乐有节奏的晃动着。朴佑镇完全可以绕过沙发离开客厅,但他眼里只看得到无意露出的那一抹雪白,在心里暗叹一口气,伸手将李大辉的衣角拉了下来。

“衣服都不好好穿。”朴佑镇说完就准备走,却被沙发上的人一把拉住。

“这是在宿舍嘛,又没有别人。”李大辉一边说,一边把空杯子塞进朴佑镇手里,还做了一个撒娇的表情。

朴佑镇没理他,拿着杯子还没转身,又被捏住了衣角,“哥,你最近怎么了?都不和我玩。”

刚喝了牛奶,李大辉的声音又软又黏,朴佑镇克制住了想要抱他的冲动,好半天才回答,“没事,练习强度太大,我有点累。”

明明是个敷衍的回答,李大辉却好像很满意,他跪坐在沙发上,伸手抱住朴佑镇,轻轻拍着朴佑镇的后背,“我都知道的。哥,你辛苦了。”

空气里充斥着牛奶的甜香味道,朴佑镇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起来,他随意点了点头,转身就进了厨房。

李大辉看着哥哥慌张的背影,笑得眉眼弯弯。

所有人都说朴佑镇是最了解李大辉的人,事实上李大辉也是最了解朴佑镇的人。他们一起度过了很长的练习生时期,像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爱说话的朴佑镇,顶着圆乎乎西瓜头的李大辉,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漫长道路上,他们牵着手走了太长时间,直到把彼此的存在当作必然。

李大辉知道关于朴佑镇的一切,他知道朴佑镇突然和自己变成尴尬关系的原因,也知道朴佑镇醉酒后说出了在心里埋藏许久的话,更加知道,自己对朴佑镇,也是一样的喜欢。


05

新年第一个月即将结束的时候,就是李大辉的生日。虽然早早的就和粉丝一起过了好几个18岁生日,但是到了正经日子,成员们还是为李大辉准备了一个惊喜小派对。

练习了一整天回到宿舍,李大辉刚推开门,就伴随着“Superise!”的合音被喷了一身彩带彩纸。其实早就知道成员们在为自己准备生日惊喜,但被哥哥弟弟簇拥在中间时,李大辉还是不争气的红了眼圈。

赖冠霖捧着的蛋糕上有一只栩栩如生的奶油小水獭,和此时红着眼角的小寿星简直一模一样,李大辉看了看成员们,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

这是个再美好不过的日子,看着打闹玩耍的成员们,李大辉却独自伤感起来,这是他在wanna one 中过的第一个生日,也会是最后一个,他想着想着又要落下眼泪,但还是生生忍住了。

他要哭的时候会撇着嘴,泪水在眼眶里转呀转,他就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朴佑镇多了解李大辉,只是远远看着就知道他是一副要哭的样子;李大辉并不是爱哭的人,所以他的眼泪让朴佑镇更心疼更慌张。

朴佑镇捏了捏口袋里快被捂热的小礼物盒,深吸了口气,避开成员们走到了李大辉面前。李大辉坐在角落拆礼物,一只握着礼盒的手就递到了他面前,是他最熟悉的那只手。

接过礼物,李大辉闷闷的说了谢谢,想掩饰声音里还带着的哭腔, 朴佑镇站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李大辉只好在他眼前拆开了礼盒。包装很简单,是一条精致的银饰项链,链子细细的一圈,吊坠则是只小巧可爱的小麻雀,是一只看到就能想起朴佑镇的麻雀。

李大辉看见项链就笑了,“谢谢哥,我很喜欢。”说话的声音也轻快了许多。

朴佑镇松了口气,说你喜欢就好,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李大辉从身后紧紧抱住。

“佑镇哥,还好有你在。”朴佑镇听见李大辉的话,心好像被揉成了一团,又酸又涨,他不愿再克制自己,回过身把那个单薄的身体揽进怀里。

朴佑镇抚摸着李大辉的头发,轻声说:“大辉,我会一直和你站在一起。”他知道李大辉细腻敏感,害怕离别,而自己能做的,就是陪伴着他,和他一起走下去。

李大辉把脑袋埋在朴佑镇怀里蹭了蹭,头发被自己蹂躏得乱糟糟的,他抬起头,朴佑镇脸上坚定又温柔的表情让他觉得心脏好像正被一只小鹿没头没脑的乱撞,砰砰跳着,怎么都缓不下来。成员们三三两两的散坐在周围,他们却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只有两个人的世界。

不知道拥抱了多久,李大辉突然说道:“其实这条项链不是我最喜欢的生日礼物。”朴佑镇还来不及反应,就低头去看李大辉,发现他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因为我最喜欢的礼物,哥已经在新年那天送给我了。”李大辉说,“佑镇哥,我喜欢你。”

06

人生总是十有八九不如意,总有数不清的聚散离合。

可你和我在一起。

那就是,来日方长,未来可期。

END





评论(14)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