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点睡

执念【雀獭】

“你和大辉关系好吗?”

这已经是朴佑镇第101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从第一次听到时的惊讶,到现在每次不厌其烦的回答同一个答案,他都快开始怀疑自己和李大辉的关系了。

朴佑镇还在想今天签售会上来自粉丝的问题,一大团泡沫从天而降,飞到他的脸上,要是再精准一点,可能就直接甩到嘴巴里了。抬起头就看到始作俑者李大辉满手的泡沫,还笑嘻嘻的看着他,一副完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的样子。

“你搞什么阿?”朴佑镇抹了把脸,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今天轮到李大辉洗碗,结果搞了半天碗没洗几个,自己还玩了起来。

朴佑镇的话对李大辉来说几乎没有威慑力,就是用上再凶狠的语气,李大辉也没在怕的。

“我看哥一直发呆,活跃活跃气氛嘛。”

看李大辉一脸得意,朴佑镇就无语了,他们关系好不好他是不知道,可是李大辉总有一天,不,早就已经骑到他头上来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你不能好好的洗你的碗吗?”朴佑镇觉得自己是时候要拿出点做哥哥的威严,好来镇压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弟弟。

李大辉看朴佑镇真的有点生气了,一张笑脸马上变成了委屈脸,“我就是跟你玩,而且这么多碗我一个人要洗到什么时候阿!”

这招可以说是屡试不爽,只要李大辉用这种带点委屈又带点可怜的语气说话,朴佑镇就一定会败下阵来。

“那你想怎么样?”朴佑镇果然凶不起来了。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

“不行!”李大辉话还没说完,就被朴佑镇打断了,“你自己玩游戏输了,就要愿赌服输,我是不会帮你的。”

“行了,那我跟大辉一起洗吧。”尹智圣本来只是坐在旁边玩手机,被迫看完了整个过程,他见两个弟弟仍是僵持不下,只能做起和事佬。

其实李大辉根本没想过让别人帮忙,他只是见朴佑镇发呆的样子可爱,想逗他玩,没想到尹智圣当真了,“不用了不用了,我开玩笑的,本来就应该我自己洗。”一边说一边把尹智圣往房里推,“智圣哥你回房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把尹智圣送回房间,李大辉才挽着袖子回到了厨房。朴佑镇看着李大辉的背影,只觉得他越来越瘦,穿了好长时间的家居服好像更大了,套在身上看起来空荡荡的,好像被风一吹就要飞走似的,他的袖子卷着,露出白嫩纤细的手臂,面前堆起的碗像一座小山,朴佑镇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认命的帮他洗碗。

两个人专注的洗着碗,厨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朴佑镇见李大辉半天不出声,就侧过头去看他,却没想对方也正好看了过来。

“哥今天怎么一直呆呆的?”李大辉心情很好的样子,说话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笑。虽然差点被李大辉脸上的笑晃了神,但朴佑镇还是看穿了他的小把戏,一把就抓住了他藏在水池里蠢蠢欲动的手。

“已经三次了阿,你别想了。”李大辉的右手沾满了泡沫,现在被朴佑镇整个包在手心里,两个人的手滑溜溜的腻在一起。朴佑镇的手劲一向很大,不过从来没有用到李大辉身上过,所以就算眼前的人脸上露出疼痛的表情,他也不为所动,“不用装了,你疼不疼我不知道?”

最后李大辉还是嘻嘻哈哈的又躲过了一劫。

等到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终于洗完了碗,宿舍的其他人已经睡着了,担心进房间又会吵到他们,朴佑镇就拖着李大辉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除了写歌和发呆,李大辉其他时候根本坐不住,电视还好好的放着,他人就靠着朴佑镇慢慢往下挪,一直到脑袋在对方结实的大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才终于安静下来。

曾经有人和朴佑镇说过,他和李大辉之间的氛围很特别,要不就是吵吵嚷嚷的让周围不得安宁,要不就是相对无言的坐在沉默中。所以刚才还闹的不可开交的客厅,现在只剩下电视中综艺节目主持人的笑声在回荡。

“为什么你总是说话不算数?”朴佑镇本来正揉着李大辉的耳垂看电视,突然想到刚被他扔泡沫的事,一点小情绪又涌了上来。

李大辉知道他在说刚才的事,可还是有点莫名其妙,“怎么就不算数了?”

“你不记得你跪在我面前说的话了?你胆子越来越大,弄的我都快忘了。”

“阿?那,那不算的。你不知道那是我看你生病哄你的吗?”李大辉边说边坐起来逃脱即将落到他后颈的魔爪。



朴佑镇从小到大身体健康,很少生病,结果这种小概率的情况却正好出现在了他们参加的出道节目中。

压力也是一部分原因,总之朴佑镇在练习中病倒了。

他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李大辉就跪坐在他床边哭,其实朴佑镇只是太累,索性睡一觉来缓解病痛,却吓坏了李大辉。

“从没见佑镇哥睡过那么长时间。”

这是后来哥哥们笑话李大辉的时候学给朴佑镇看的。虽然没能亲眼见到,朴佑镇也可以想象出李大辉带着哭腔说这句话的样子。

那时候李大辉好像哭了很久,他光着脚缩在床边,身上还穿着练习时候的衣服,眼圈鼻头都是通红一片,只顾着自己流眼泪,却没发现躺着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不穿袜子?”

李大辉被朴佑镇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了又慌慌张张的拿床边的水要给他喝,朴佑镇就着李大辉的手喝了点水,不烫不凉,温度刚刚好。

朴佑镇看李大辉手忙脚乱照顾自己的样子,只觉得又好笑又可爱,见他还是光脚踏在地上,就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可李大辉哪里顾得上穿袜子,他看着朴佑镇,就算不说话,担忧也从眼神里溢了出来。

“行了,我没事的,只是你哭的我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喝了温水,声音也不再沙哑,还余了点力气去逗李大辉。

“你别瞎说!”李大辉捂着朴佑镇的嘴巴不让他说话,“你要答应我,不能再生病了。”

“我都病了你还对我提要求?”朴佑镇把李大辉的手拿下来握着,有点好笑的看着他,“那不如你趁着我没力气对付你,就把要求都说了吧,说不定我迷迷糊糊就答应了。”

李大辉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他太讨厌朴佑镇生病的样子了,恹恹的躺在床上,没有活力没有朝气,和他以前看到朴佑镇完全不一样。

“就是不准生病!”李大辉严肃道,“还有,你要和我一起出道。”

朴佑镇果然又笑了,“我答应你。”说着又捏了捏李大辉的手,“那我也有条件和你交换,以后要听我的话,不能跟我瞎胡闹。”

其实不管他说的是什么,李大辉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何况是这种他提过无数次的,所谓的要求。

看李大辉乖乖点头,朴佑镇也很是得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那现在就去把袜子穿上。”


电视嘈杂的声音把朴佑镇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李大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躺回了他的大腿,竟然还睡着了,毛毯倒是严严实实的裹在身上,只是一双白白净净的脚还露在外面,格外显眼。

朴佑镇拉好毯子,俯身看着李大辉熟睡时乖巧的脸庞,抬手轻轻捏了捏他柔软的脸颊肉。

“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

END




评论(22)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