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点睡

🐱

距离喵了个喵老师上次更新已经整整一年了😭
日思夜想 
等您回来

尤图图

最!最!最喜欢你了@尤图图

看看我的心💗

我真的好爱 一次别离
看到它被这样对待
很心痛

尤图图:

既然这两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抄袭的事情,那么我也就说一下我的情况。


在诺诺酱之前,就有别人告诉我,我的《一次别离》被抄袭了,我就去跟这位作者私聊了。


她说确实看过我的东西,在写的时候也发现像了,之后也删文了。


后来删掉了我也没有多想,但是到现在这件事情愈演愈烈,我也私信了很多人帮忙做调色板希望补救一下带来的坏影响。


这件事情我没有提早说,也没有避免更多人被抄,是我的不对。


出现这种事情也不是大家所希望的,毕竟大家都是怀着对李大辉的爱才来lofter为爱发电的,但同时每一个故事,无论如何都是作者的心血,都是每个人独一无二的标签,这样算来可以说是剽窃他人的心血了。


这样很不好。


调色板,截图,是我之前就做了的,但是当时她删文了,我觉得第一次是初犯,也没有得饶人处不饶人,就放起来了。


没想到还有能用上的一天。


放出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给大家做个警醒而已,希望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不要姑息。




但是也希望这位作者 @吃饱了的呱呱 ,前程似锦,继续爱李大辉,好好做人。


写出自己,独一无二的作品。






下面附上调色板,聊天截图,以及原文链接。

调色板是我大概做的,没有那么详细,直接点开原文比对也可以。



原文地址《白日噩梦》by吃饱了的呱呱+

《一次别离》by尤图图


😤

诺诺酱:





我说过了,

如果你不觉得自己的文章和我像,

我们就挂出来让大家评判。

我也说过了,

如果大家不觉得像,我一定和你道歉。












何必自己删掉?

如果所有事情都可以用删除解决掉,

哦,或者你觉得是我希望你删掉的?












《水獭事件簿》是我给小獭的生贺,

是我2018年1月29日 10:01发出给他的生贺,

是我第一次给我爱的人写生贺。

10点01分,10人对1人的爱,

这是我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啊。












想了很久,改了很久,

把所有梗都拼拼凑凑按照时间顺序安排了情节。

我希望他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也希望所有看我文章的小可爱都能有自己的幸福。





如果你觉得自己并没有和我雷同,

请你保留你的文章。

同时,

我们都有爱小獭的心意,

期待亲故能有更好的作品。















下附链接:


甘霖娘:https://wx2.sinaimg.cn/mw690/924caa15ly1fr6fqi46cqj20u0brw1ky.jpg




水獭事件簿:http://vermouthvolia.lofter.com/post/1eff89c8_12224160?sharefrom=lofter-android-5.9.8.1&shareto=weixin&from=singlemessage



真的不能这个样子

尧之.:

  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朋友。 @吃饱了的呱呱

  我的知识产权,我的东西。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打call,但是照搬套用就很招人烦了,我很抵制抄袭,所以希望你给我个解释和道歉。我很忙,不想听诉苦的东西。

  补一句,在高考只剩一个月还要被刺激的时候是我最慌的时候。

原文:http://yaozhi882.lofter.com/post/1e846a44_11a8585f

抄袭最明显的两篇:http://maoyou104.lofter.com/post/1f56ffe3_12892bea
http://maoyou104.lofter.com/post/1f56ffe3_12948e97

【20:01 来日方长】

我的小辉生日快乐🎂
写得不太好
但对我们宝贝的爱绝对是
沉甸甸的 一点也不差💕



01

这个冬天太冷了。

外面夹杂着雪籽下起了雨,朴佑镇把车窗上的雾气抹开,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玻璃上,窝在暖气充足的保姆车里,也好像感受到了寒风彻骨,就算是喜欢在冬天穿短袖的他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靠在他肩膀上睡的正熟的李大辉动了动,嘴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又安静了下来。作为大势男团,他们的行程很紧凑,刚结束活动就要赶到练习室排练新的舞台,在车上小睡一会儿已经是难得的忙里偷闲。

朴佑镇和李大辉平常在车上是不会坐一起的,今天匆匆忙忙的被拥上了车,坐定了才看清身边的人,李大辉裹着羽绒服却还是带着一股子凉气,看到旁边是朴佑镇,直接把冰冷的手塞进了他的口袋。和李大辉正好相反,朴佑镇在冬天就好像一个热乎乎的小火炉,让人忍不住挤在他身边取暖。刚靠在朴佑镇的肩膀上,李大辉就感觉到了对方一瞬间的僵硬,他偷偷撇了撇嘴,随即安稳的睡了过去。

保姆车里安静的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雪籽砸在窗户上的声响。昏暗的灯光打在李大辉身上,卸妆后仍然是那张稚嫩柔软的脸,朴佑镇侧过头看他,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面对李大辉时,朴佑镇的单方面尴尬,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可是一向聪明敏感的李大辉,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异样,甚至对朴佑镇比平时更要亲近。

朴佑镇不知该庆幸还是懊恼,在自己那样的失态之后,李大辉还是一如往常的与自己相处,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


02

新年伊始,朴佑镇和朴志训在万众瞩目下顺利成年了,成年组的哥哥们早就为他们策划好了成年礼派对,其中最重要的仪式,也是朴佑镇无比期待的,——喝酒。

人生中第一口酒,朴佑镇只觉得刺激辛辣,但偏偏回味无穷,和哥哥们推杯换盏,顺便学习了酒桌礼仪,虽然还是第一次喝酒,朴佑镇便识得了其中的乐趣与滋味。

对于一个初次接触酒的人来说,他确实喝了不少,还来不及劝阻,朴佑镇已然被醉意笼罩,哥哥们看他的样子也很是担心,想让他别喝了,却怎么都抢不掉他的酒杯。所以派对中途和赖冠霖出去买饮料的李大辉,刚进门就看到了被哥哥们围着抢酒杯的朴佑镇。

喝酒这种事,李大辉是完全不感兴趣的,还不如多喝几杯香蕉草莓奶昔,他避开挤作一团的成员,坐到了对面。朴佑镇喝了酒又被人团团围住,脸被酒气和热气蒸的通红,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酒杯上,看到对面的李大辉正拿着杯子喝着什么,好像突然清醒了。

“你不能喝!”他放下杯子就要去抢李大辉手里的,“你还不能喝酒。”

他把李大辉杯子里的果汁一饮而尽,又越过桌子拉住李大辉的手,“大辉,哥成年了。”明明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却郑重其事的说着让所有人莫名其妙的话,朴佑镇这副可爱的样子把大家都逗笑了。

“哈哈哈,佑镇以后就是成年人了,大辉你可要好好听成年哥哥的话。”姜丹尼尔觉得喝醉的弟弟可爱的不行,但还是偷偷把朴佑镇手边的酒杯藏到了身后。

手被紧紧捏着,又被哥哥们玩笑打趣,李大辉的脸很快就和朴佑镇的一般红了,朴佑镇的手心很热,李大辉用了很大力气,才把自己的手从对方手里剥了出来。

喝醉酒的朴佑镇,李大辉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没有继续喝酒,哥哥晕乎乎的样子还是吓到了他。李大辉起身走到餐桌对面,伸手摸了摸朴佑镇有些发烫的脸,问道:“哥,你没事吧?”

他声音很小,还被酒气熏得有点飘。朴佑镇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见到李大辉站在自己面前,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也被热气蒸得水汪汪的,抚在自己脸上的手冰冰凉凉,很舒服,他把脸靠在李大辉手上蹭了蹭,伸出手臂环住了面前细软的腰肢,嗅着温暖的熟悉的味道,朴佑镇完全放松了下来。

我喜欢你。

朴佑镇在心里说。

可现在是第一次喝醉酒的朴佑镇,他把只会藏在心里的话,讲了出来。


03

“我们开始都吓了一跳,后来一想,你小子喝醉了,尽说胡话。”

“你就直接抱着大辉睡着了,几个人过去把你扯开,这你都没醒,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弄上床。”

“哈哈哈,你以后可别瞎喝酒,逮着人就说喜欢,谁受的了。”

宿醉后头痛欲裂,还要被迫听朴志训大声宣讲自己醉酒后的“糗事”,朴佑镇觉得自己的头真的要爆炸了,不过他还是很准确的抓住了重点,打断朴志训问道:“大辉呢?他怎么样了?”

“他没怎么样啊,跟着把你抬上床,就回房间了。”朴志训对突然出现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你问这个干嘛,真怕他找你麻烦?都知道你是喝醉了,发点酒疯,正常的很……”

朴佑镇听到这话,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开口打断他:“行了,你自己出去玩,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边说边把人推出了房间。

朴志训站在门口更加莫名其妙,又想了想朴佑镇看起来不太好的脸色,还是把房门关好,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朴佑镇仰面躺在床上,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深藏于心的秘密,突然被自己稀里糊涂的公之于众,确实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可除了懊悔,朴佑镇心里还藏着小小的庆幸,虽然时机并不成熟,但好歹把快被藏烂的话说了出来;这点小小的雀跃还没有持续多久,朴佑镇又开始担心,他太了解李大辉,总是过分的敏感,或许这样突然的表白会吓到他,又或许他会直接疏远自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刚才朴志训的话点醒了他,所有人都当他是酒后失态,却没人知道他只是酒后吐真言,那李大辉呢?大概也是这样想的。

长到成年,朴佑镇从没有这么犹豫纠结过,几种情绪混合起来冲击着他,想让李大辉知道又害怕不被认同,可想到李大辉不当真又会失落失望。

朴佑镇用枕头蒙住脸,他也想做一回自欺欺人的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枕头很柔软,朴佑镇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之前他又看到了李大辉。是昨天的李大辉,穿着宽松的黑色卫衣,运动裤的裤带还是没有系上,他的手磨蹭着朴佑镇的脸颊,湿润明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朴佑镇,那里面的温柔比昨晚的酒还让人沉醉。


04

十一个大男孩生活在一起,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日常也笑料不断,再加上紧凑忙碌的行程,朴佑镇醉酒事件很快就不再被提起,虽然如此,当事人却一直耿耿于怀,那天的情景时不时就在他眼前浮现,当时是喝醉了,清醒后又把一切都想了起来。

朴佑镇有心想避开李大辉,不和他单独相处,

可这并不是容易实现的事。

本来只是要去喝水,路过客厅的时候却看到李大辉趴在沙发上喝牛奶,小口小口的抿,眼睛盯着手机,宽大的上衣因为小动作被带了上去,露出一小片肌肤,本人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小腿还跟着音乐有节奏的晃动着。朴佑镇完全可以绕过沙发离开客厅,但他眼里只看得到无意露出的那一抹雪白,在心里暗叹一口气,伸手将李大辉的衣角拉了下来。

“衣服都不好好穿。”朴佑镇说完就准备走,却被沙发上的人一把拉住。

“这是在宿舍嘛,又没有别人。”李大辉一边说,一边把空杯子塞进朴佑镇手里,还做了一个撒娇的表情。

朴佑镇没理他,拿着杯子还没转身,又被捏住了衣角,“哥,你最近怎么了?都不和我玩。”

刚喝了牛奶,李大辉的声音又软又黏,朴佑镇克制住了想要抱他的冲动,好半天才回答,“没事,练习强度太大,我有点累。”

明明是个敷衍的回答,李大辉却好像很满意,他跪坐在沙发上,伸手抱住朴佑镇,轻轻拍着朴佑镇的后背,“我都知道的。哥,你辛苦了。”

空气里充斥着牛奶的甜香味道,朴佑镇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起来,他随意点了点头,转身就进了厨房。

李大辉看着哥哥慌张的背影,笑得眉眼弯弯。

所有人都说朴佑镇是最了解李大辉的人,事实上李大辉也是最了解朴佑镇的人。他们一起度过了很长的练习生时期,像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爱说话的朴佑镇,顶着圆乎乎西瓜头的李大辉,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漫长道路上,他们牵着手走了太长时间,直到把彼此的存在当作必然。

李大辉知道关于朴佑镇的一切,他知道朴佑镇突然和自己变成尴尬关系的原因,也知道朴佑镇醉酒后说出了在心里埋藏许久的话,更加知道,自己对朴佑镇,也是一样的喜欢。


05

新年第一个月即将结束的时候,就是李大辉的生日。虽然早早的就和粉丝一起过了好几个18岁生日,但是到了正经日子,成员们还是为李大辉准备了一个惊喜小派对。

练习了一整天回到宿舍,李大辉刚推开门,就伴随着“Superise!”的合音被喷了一身彩带彩纸。其实早就知道成员们在为自己准备生日惊喜,但被哥哥弟弟簇拥在中间时,李大辉还是不争气的红了眼圈。

赖冠霖捧着的蛋糕上有一只栩栩如生的奶油小水獭,和此时红着眼角的小寿星简直一模一样,李大辉看了看成员们,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

这是个再美好不过的日子,看着打闹玩耍的成员们,李大辉却独自伤感起来,这是他在wanna one 中过的第一个生日,也会是最后一个,他想着想着又要落下眼泪,但还是生生忍住了。

他要哭的时候会撇着嘴,泪水在眼眶里转呀转,他就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朴佑镇多了解李大辉,只是远远看着就知道他是一副要哭的样子;李大辉并不是爱哭的人,所以他的眼泪让朴佑镇更心疼更慌张。

朴佑镇捏了捏口袋里快被捂热的小礼物盒,深吸了口气,避开成员们走到了李大辉面前。李大辉坐在角落拆礼物,一只握着礼盒的手就递到了他面前,是他最熟悉的那只手。

接过礼物,李大辉闷闷的说了谢谢,想掩饰声音里还带着的哭腔, 朴佑镇站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李大辉只好在他眼前拆开了礼盒。包装很简单,是一条精致的银饰项链,链子细细的一圈,吊坠则是只小巧可爱的小麻雀,是一只看到就能想起朴佑镇的麻雀。

李大辉看见项链就笑了,“谢谢哥,我很喜欢。”说话的声音也轻快了许多。

朴佑镇松了口气,说你喜欢就好,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李大辉从身后紧紧抱住。

“佑镇哥,还好有你在。”朴佑镇听见李大辉的话,心好像被揉成了一团,又酸又涨,他不愿再克制自己,回过身把那个单薄的身体揽进怀里。

朴佑镇抚摸着李大辉的头发,轻声说:“大辉,我会一直和你站在一起。”他知道李大辉细腻敏感,害怕离别,而自己能做的,就是陪伴着他,和他一起走下去。

李大辉把脑袋埋在朴佑镇怀里蹭了蹭,头发被自己蹂躏得乱糟糟的,他抬起头,朴佑镇脸上坚定又温柔的表情让他觉得心脏好像正被一只小鹿没头没脑的乱撞,砰砰跳着,怎么都缓不下来。成员们三三两两的散坐在周围,他们却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只有两个人的世界。

不知道拥抱了多久,李大辉突然说道:“其实这条项链不是我最喜欢的生日礼物。”朴佑镇还来不及反应,就低头去看李大辉,发现他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因为我最喜欢的礼物,哥已经在新年那天送给我了。”李大辉说,“佑镇哥,我喜欢你。”

06

人生总是十有八九不如意,总有数不清的聚散离合。

可你和我在一起。

那就是,来日方长,未来可期。

END





短裤【丹辉】

不是生贺
是借丹尼尔表达我纯真的情感
的短打
李大辉真可爱(๑• . •๑)


李大辉最爱在夏天穿短裤,一定是舒适宽松的质地,一定是能露出膝盖的长度。姜丹尼尔见到李大辉,才知道原来真的有这么适合穿短裤的男孩,他的小腿笔直纤瘦,膝盖圆润可爱,时不时会有练舞留下的小伤痕,可是并不刺眼,反而更像小小的点缀。

姜丹尼尔也不想这样,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变态。穿着短裤的男孩坐在自己对面,毫无防备的坐姿,圆圆白白的膝盖上果然有伤口,让人想再凑近些,给他吹一吹,问他疼不疼。裤腿是不是过大了,要是专注点,甚至可以看到更里面,大腿也很瘦,不至于皮包骨,姜丹尼尔一只手就可以把他的大腿紧紧握住,就这样看着也感觉到柔软细腻的触感。或许,还可以再深入一点……

没有成功,突然站在前面的人打断了这次窥视,姜丹尼尔松了口气,确实不能继续下去了,他想。



天气真热,李大辉更爱穿短裤了,每天不重样,他跨着大步走路,会有风从裤腿往上灌,凉飕飕的;他穿短裤就一定要搭配短筒袜,堪堪包住了脚踝,袜子是白色居多,也会有俏皮简单的小图案来点缀。他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玩手机,一只腿盘着一只腿垂下来。

姜丹尼尔好巧不巧又坐到了对面,他斜斜的靠在沙发上假寐,睁开眼睛就看到沙发上的男孩,垂着的小腿跟着耳机里的音乐慢慢摇晃,

裤腿也跟着动作摆起来,姜丹尼尔真想狠狠握住他的小腿,不让他瞎动。

李大辉晃荡着的白袜子让姜丹尼尔觉得对面的人是一个小男孩,让人产生罪恶感的大概初中生模样的小男孩,可事实上他也不过是个还在上高中的未成年,姜丹尼尔抚住额,想克制住自己对同组合弟弟不可言说的桃色欲望。



他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却根本睡不着,眼前不是黑色,全是那双穿着短裤细瘦白嫩的腿。

好像是有人站在面前,姜丹尼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了那条不停浮现在他眼前的短裤,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人蹲了下来,露出了甜美稚嫩的小脸,他化着淡妆,无辜纯粹的眼神让姜丹尼尔又想起了自己不能说的秘密欲望。

李大辉的手搭在姜丹尼尔的手臂上,不轻不重的捏了几下,他说:“尼尔哥,你还好吗?”他觉得姜丹尼尔脸色实在不太好,有点红还有点烫。

姜丹尼尔看着他粉嫩的嘴唇摇了摇头,“我没事。”或许我只是不能看到你。

他想从沙发上坐起来,李大辉的手却挪到了他的额头上,“可是我觉得你的脸有点烫。”

没事,我真的没事。或许你不要再穿你的短裤,我就会好起来。

姜丹尼尔是这样想的,他当然不能对弟弟说出这些话。他不能再看李大辉的脸,眼神不自然下移,落在了李大辉从衬衣领口露出来的精致锁骨上,他隐蔽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或许你还应该再系上一颗衬衣纽扣。



要上台了。

有工作人员在叫他们,姜丹尼尔在李大辉担心的眼神下坐了起来,他笑着安慰弟弟,“我真的没事,只是困了。”

李大辉还在沙发前,短裤因为蹲着的动作往上移,露出了更大片的肌肤,是大腿上的。

姜丹尼尔再次闭上眼睛。

我可能真的生病了。

END



李大辉真是我的心肝宝贝儿 

2018.01.29

无比期待啦

hwiii:

TIME TABLE:








00:00 《18》:那人从马路台阶上跳下来,拍落一身仆仆的风尘,笑着对他说:“我就是18岁的你啊。”






01:29 《pornographic day》:舒服的代价。






05:29 《像花一样可爱的他》:与你同窗的那些年






08:25 《心动》:不是心血来潮的喜欢,是喜欢了好久的喜欢,是只要看一眼你,就忍不住心动的喜欢。






09:23 《是梦》:先爱吧,之后感伤,之后再算。






10:01 《水獭事件簿》:Wanna one宿舍的水獭丢了,哦,准确的说是离家出走了。






12:10 《地狱》:我曾仰望光明,后来黑暗拉我下了地狱。






13:14 《优点为爱》:他爱耍性子,爱嫉妒,爱春天所有合他眼缘的花和树,爱我。






18:00 《海声与他》:时间很短,我只教你一件事:要快乐。






20:01 《来日方长》: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漫长道路上,他们牵着手走了太长时间,直到把彼此的存在当作必然。






20:18 《航海》:“以前是埋头过日子,现在,希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23:59 《讨厌你/喜欢你》:我骂你,我欺负你,我说你一无是处。我只是,不想那么喜欢你。












等等我们呀,马上来啦~

执念【雀獭】

“你和大辉关系好吗?”

这已经是朴佑镇第101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从第一次听到时的惊讶,到现在每次不厌其烦的回答同一个答案,他都快开始怀疑自己和李大辉的关系了。

朴佑镇还在想今天签售会上来自粉丝的问题,一大团泡沫从天而降,飞到他的脸上,要是再精准一点,可能就直接甩到嘴巴里了。抬起头就看到始作俑者李大辉满手的泡沫,还笑嘻嘻的看着他,一副完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的样子。

“你搞什么阿?”朴佑镇抹了把脸,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今天轮到李大辉洗碗,结果搞了半天碗没洗几个,自己还玩了起来。

朴佑镇的话对李大辉来说几乎没有威慑力,就是用上再凶狠的语气,李大辉也没在怕的。

“我看哥一直发呆,活跃活跃气氛嘛。”

看李大辉一脸得意,朴佑镇就无语了,他们关系好不好他是不知道,可是李大辉总有一天,不,早就已经骑到他头上来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你不能好好的洗你的碗吗?”朴佑镇觉得自己是时候要拿出点做哥哥的威严,好来镇压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弟弟。

李大辉看朴佑镇真的有点生气了,一张笑脸马上变成了委屈脸,“我就是跟你玩,而且这么多碗我一个人要洗到什么时候阿!”

这招可以说是屡试不爽,只要李大辉用这种带点委屈又带点可怜的语气说话,朴佑镇就一定会败下阵来。

“那你想怎么样?”朴佑镇果然凶不起来了。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

“不行!”李大辉话还没说完,就被朴佑镇打断了,“你自己玩游戏输了,就要愿赌服输,我是不会帮你的。”

“行了,那我跟大辉一起洗吧。”尹智圣本来只是坐在旁边玩手机,被迫看完了整个过程,他见两个弟弟仍是僵持不下,只能做起和事佬。

其实李大辉根本没想过让别人帮忙,他只是见朴佑镇发呆的样子可爱,想逗他玩,没想到尹智圣当真了,“不用了不用了,我开玩笑的,本来就应该我自己洗。”一边说一边把尹智圣往房里推,“智圣哥你回房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把尹智圣送回房间,李大辉才挽着袖子回到了厨房。朴佑镇看着李大辉的背影,只觉得他越来越瘦,穿了好长时间的家居服好像更大了,套在身上看起来空荡荡的,好像被风一吹就要飞走似的,他的袖子卷着,露出白嫩纤细的手臂,面前堆起的碗像一座小山,朴佑镇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认命的帮他洗碗。

两个人专注的洗着碗,厨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朴佑镇见李大辉半天不出声,就侧过头去看他,却没想对方也正好看了过来。

“哥今天怎么一直呆呆的?”李大辉心情很好的样子,说话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笑。虽然差点被李大辉脸上的笑晃了神,但朴佑镇还是看穿了他的小把戏,一把就抓住了他藏在水池里蠢蠢欲动的手。

“已经三次了阿,你别想了。”李大辉的右手沾满了泡沫,现在被朴佑镇整个包在手心里,两个人的手滑溜溜的腻在一起。朴佑镇的手劲一向很大,不过从来没有用到李大辉身上过,所以就算眼前的人脸上露出疼痛的表情,他也不为所动,“不用装了,你疼不疼我不知道?”

最后李大辉还是嘻嘻哈哈的又躲过了一劫。

等到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终于洗完了碗,宿舍的其他人已经睡着了,担心进房间又会吵到他们,朴佑镇就拖着李大辉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除了写歌和发呆,李大辉其他时候根本坐不住,电视还好好的放着,他人就靠着朴佑镇慢慢往下挪,一直到脑袋在对方结实的大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才终于安静下来。

曾经有人和朴佑镇说过,他和李大辉之间的氛围很特别,要不就是吵吵嚷嚷的让周围不得安宁,要不就是相对无言的坐在沉默中。所以刚才还闹的不可开交的客厅,现在只剩下电视中综艺节目主持人的笑声在回荡。

“为什么你总是说话不算数?”朴佑镇本来正揉着李大辉的耳垂看电视,突然想到刚被他扔泡沫的事,一点小情绪又涌了上来。

李大辉知道他在说刚才的事,可还是有点莫名其妙,“怎么就不算数了?”

“你不记得你跪在我面前说的话了?你胆子越来越大,弄的我都快忘了。”

“阿?那,那不算的。你不知道那是我看你生病哄你的吗?”李大辉边说边坐起来逃脱即将落到他后颈的魔爪。



朴佑镇从小到大身体健康,很少生病,结果这种小概率的情况却正好出现在了他们参加的出道节目中。

压力也是一部分原因,总之朴佑镇在练习中病倒了。

他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李大辉就跪坐在他床边哭,其实朴佑镇只是太累,索性睡一觉来缓解病痛,却吓坏了李大辉。

“从没见佑镇哥睡过那么长时间。”

这是后来哥哥们笑话李大辉的时候学给朴佑镇看的。虽然没能亲眼见到,朴佑镇也可以想象出李大辉带着哭腔说这句话的样子。

那时候李大辉好像哭了很久,他光着脚缩在床边,身上还穿着练习时候的衣服,眼圈鼻头都是通红一片,只顾着自己流眼泪,却没发现躺着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不穿袜子?”

李大辉被朴佑镇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了又慌慌张张的拿床边的水要给他喝,朴佑镇就着李大辉的手喝了点水,不烫不凉,温度刚刚好。

朴佑镇看李大辉手忙脚乱照顾自己的样子,只觉得又好笑又可爱,见他还是光脚踏在地上,就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可李大辉哪里顾得上穿袜子,他看着朴佑镇,就算不说话,担忧也从眼神里溢了出来。

“行了,我没事的,只是你哭的我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喝了温水,声音也不再沙哑,还余了点力气去逗李大辉。

“你别瞎说!”李大辉捂着朴佑镇的嘴巴不让他说话,“你要答应我,不能再生病了。”

“我都病了你还对我提要求?”朴佑镇把李大辉的手拿下来握着,有点好笑的看着他,“那不如你趁着我没力气对付你,就把要求都说了吧,说不定我迷迷糊糊就答应了。”

李大辉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他太讨厌朴佑镇生病的样子了,恹恹的躺在床上,没有活力没有朝气,和他以前看到朴佑镇完全不一样。

“就是不准生病!”李大辉严肃道,“还有,你要和我一起出道。”

朴佑镇果然又笑了,“我答应你。”说着又捏了捏李大辉的手,“那我也有条件和你交换,以后要听我的话,不能跟我瞎胡闹。”

其实不管他说的是什么,李大辉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何况是这种他提过无数次的,所谓的要求。

看李大辉乖乖点头,朴佑镇也很是得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那现在就去把袜子穿上。”


电视嘈杂的声音把朴佑镇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李大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躺回了他的大腿,竟然还睡着了,毛毯倒是严严实实的裹在身上,只是一双白白净净的脚还露在外面,格外显眼。

朴佑镇拉好毯子,俯身看着李大辉熟睡时乖巧的脸庞,抬手轻轻捏了捏他柔软的脸颊肉。

“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

END